纯豆浆一般呈乳白色或淡黄色

2020-02-08 01:22

重庆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副教授杜语群表示:“豆浆精作为食品添加剂,在国家标准规定范围内使用对人体没有毒害作用,但长期或过量食用就会危害健康,特别是孕产妇、老人和小孩,应尽量避免食用这类食品添加剂。”

在西安东郊某批发市场,记者去了多家调料品店,店主均摇头表示“没有”或者“没听过”。

7月29日,西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,今年7月份以来,该局对食品安全的检查进行了多次,目前有关部门并没有接到市场有豆浆精销售的举报,且各分局在上报的查处结果中也未发现。

这位工作人员表示,目前,并没有专门针对豆浆的相关检测标准,行业监管有一定难度。

看,即观察豆浆的色泽,纯豆浆一般呈乳白色或淡黄色,勾兑豆浆则多呈全白色或更淡的颜色;闻,即闻气味,纯豆浆有一股大豆的清香味,还有一点豆腥味,勾兑豆浆仅有浓郁的大豆香气,闻的时间长了有些闷头;品,即尝味道,纯豆浆口感醇厚,还可能夹杂着一些豆渣,勾兑豆浆味道明显淡一些,还有一些甜腻味;摇,即看豆浆里有无漂浮物,纯豆浆可能有一些成片状或块状的沉淀,勾兑豆浆里则有一些颗粒状的物体。(陕西广播电视报)

“我在家用黄豆自己磨制豆浆,豆浆都非常浓稠了,但煮熟后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早餐点上豆浆的那种浓香味。”家住西安北郊某小区的李先生告诉记者,他天天早晨都给孩子磨豆浆喝,但最近几天孩子突然说不喜欢喝了,原因是自己家磨制的豆浆“不香”。

既然监管严,被查要罚10万元,为何一些商贩还偷偷销售,而一些早餐点还在使用呢?

随后,该知情人士还给记者传授了他从店主那学的豆浆的“调制”方法:“包装上有用量,千分之一,你以前没用过,刚开始得少放,放多了味道太浓就让人家尝出来了。”记者看到这个免费试用装的包装袋上有,“勾兑比例在0.1%—0.5%之间”字样的“说明”,知情人士说,一般1升稀释豆浆中,调进四五克豆浆精就能有很浓的香味,如果担心豆浆浓度不够,可以放点增稠剂,这样不但外观好看,还能节省不少成本。“1公斤能调2000杯豆浆吧!”知情人士说。

李先生说,孩子前几天和同学在市场上买了一杯现磨的豆浆,喝了之后就“爱不释口”,原因是这种豆浆口味非常浓香。李先生到市场买了一杯品尝后发现,这种豆浆浓稠度虽然和自己磨制的豆浆相差不大,但却能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豆香味。

“如果用豆浆精勾兑,成本完全不一样。”豆浆店老板说,按比例,1公斤豆浆精能兑130升左右的豆浆,为让豆浆更逼真,商家大多会掺入5公斤豆浆,1.5元/杯400毫升勾兑豆浆的成本不到0.2元。

记者了解到,白开水+豆浆精勾兑浓香豆浆真的不是什么新闻,早在2012年前后,重庆等省市都先后曝光了此事,相关部门也加大了监管力度。事隔1年之久,这种豆浆精市场上还有销售吗?7月26日,记者先后走访了西安多家调味品批发市场,发现先前明目张胆销售的豆浆精,现在已经“消失不见”。

记者对该店主送的“免费装”进行了试验:先在杯中倒入大半杯开水,然后往杯里放入一点“豆浆粉香精”,白色粉末遇水迅速溶化,杯口就开始溢出阵阵豆浆香味。搅拌后发现,杯中液体略微有些浑浊。记者尝了一小口,虽然闻起来有豆浆香味,但口感却没有豆浆味。

消费者如何辨别哪种是纯豆浆?杜语群表示,是否为现磨纯豆浆,可用“看、闻、品、摇”四招来辨别。

未标明产品成分的豆浆精,很难判定消费者使用后是否有副作用。他提醒说:“消费者不应盲目追求食品的色、香、味,还是原汁原味的豆浆更健康。”

在该店主的指点下,记者终于在该市场后面一处批发点找到了售卖豆浆精的店面,但该男子上下打量记者一行二人后,又改口说自己没有,“我这没有,你们要真是给你们老板买,我可以从别处给你弄,量少了不卖,一公斤70元。”店主说。7月29日,记者又前往炭市街食品批发市场,在一家调味品店里,老板告诉记者:“你别找了,这东西已经很少有了,就算有,只会卖给熟人,不会卖给生人。”老板说,先前这个东西还公开卖,但自2012年食品法颁布以来,豆浆香精等这些东西监管得就比较严了,如果私下销售被举报,将会罚款10万。7月30日,在知情人士的介绍下,记者随同这位知情人士又赶往北郊某批发市场,在该市场一调味品店,一女店主先是推说没有。

后记者离开并到其它摊位闲转一圈后在返回的路上,这位知情人士突然又变戏法似的给记者拿出一个“免费装”,“现在上面查得紧,就是熟人介绍,他们也不敢给你啊,这不,我给你弄了个免费的,你先拿回去试用一下,要是觉得行,以后就通过我给你弄货。”

记者在北郊某农产品市场了解到,现在黄豆市场价5.2元/公斤。1公斤黄豆最多能出5公斤豆浆,一杯400毫升纯手工豆浆,豆子成本0.4元多。

如果有市民发现店家销售或使用豆浆精,可以向西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报。

“我在家自己磨制的豆浆无论多么浓稠,都没有市场上豆浆那股浓香味,是不是他们添加了什么东西?”日前,西安市民李先生对早餐点销售的浓香豆浆产生疑虑。本报记者在西安市场暗访发现,这种能勾兑出浓香豆浆的“豆浆精”,目前在销售手段上更加隐秘……

随后,一店主暗示,“看你们的装扮,你们是记者吧?现在监管得紧,记者老是来暗访,谁敢卖给陌生人啊!”

记者随后又从熟人那里观看了现磨豆浆的制作过程:将经过浸泡的黄豆放入有自动加热功能的豆浆机,加上一定比例的水后,豆浆机开始自动加热并打磨。打磨出来的豆浆明显含有许多豆子的残留物,喝起来口齿间有种“涩”的粗糙感觉,而且豆腥气比较浓。记者随后又把买回的豆浆进行了过滤,并试着在杯中加入一点豆浆精。豆浆的色泽更加均衡,香味更加浓厚,喝上一口,口感也更加顺滑,与街头一些豆浆店里的豆浆的香味非常接近。

随后,李先生上网搜素后发现,原来这街头上的浓香豆浆都是添加一种叫豆浆精的食品添加剂,“听说这种东西含有化学成分,喝多了对身体不好,怎么就没有相关部门管理一下呢?”李先生说,希望《第1生活》的记者们能帮忙呼吁一下。

资讯排行

 

推荐阅读